Archive | 七月, 2011

RFA:Activists Slam Nobel Crackdown

22 Jul

2010-12-13
Chinese rights activists speak out about the restrictions they endured during the Nobel award ceremony.
AFP
Protesters toast Nobel prize winner Liu Xiaobao in Hong Kong, Dec. 10, 2009.

Life for China’s political rights activists began gradually to return to normal on Monday after authorities detained some of them, held others under house arrest, and forced others to stay in out-of-town locations ahead of the ceremony awarding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to jailed dissident Liu Xiaobo.

“[We came back on Sunday] evening,” said Beijing-based journalist Gao Yu, who was held in a mountain resort location with her entire family during the lavish award ceremony in Oslo, in which Liu was represented by an empty chair.

“The police have started to pack up and leave after watching me for two months,” said Gao, who has been under police surveillance since the Nobel committee announced Liu’s award.

“It’s a coordinated movement,” she said. “The whole thing was linked to the Nobel prize.”

Beijing has tightened the screws on Chinese political activists after Liu was nam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recipient on Oct. 8.

Liu’s wife, Liu Xia, has been held under a form of undeclared house arrest, while large numbers of lawyers, rights activists, and writers were prevented from leaving China ahead of the event.

Statement under duress

Beijing-based rights activist Liu Shasha, also known as Liu Linna, said she had been released after being beaten into signing a guarantee of good behavior.

“The interview record taken by the Beijing municipal police on Dec. 8 with Liu Linna happened after they had beat me up and forced a confession out of me,” Liu said in a statement after her release.

“I never signed the statement, and it did not represent my true views and opinions, and so it is invalid from a legal point of view,” she said.

Beijing Film Academy professor Cui Weiping said she had also been allowed to return home after taking a trip out of town under police escort.

“I think this strict surveillance was a highly irrational act, including not letting [Liu Xiaobo’s] wife leave the country,” Cui said.

“They have made everyone pay the price for it,” she said. “They have made us pay the price for it.”

There is still no sign of Beijing-based activists Wang Lihong or Hua Ze, whose whereabouts have been unknown for more than a month, activists said.

Calls to the cell phones of Beijing-based activists Zhang Zuhua, Xu Zhiyong, and Teng Biao, along with retired Shandong University professor Sun Wenguang, Wuhan-based Qin Yongmin, and participants in the Guizhou human rights conference were all answered by a recorded announcement of temporary disconnection of service on Sunday.

The tight restrictions meant that only a handful of Chinese activists were able to attend the ceremony in Oslo’s city hall, at which the Nobel prize medal and diploma were presented to an empty chair.

Fang Zheng, a disabled veteran of the 1989 military crackdown on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attended the ceremony in Oslo from his home in the United States, however.

“We all hope that in future, China will one day take a democratic route,” said Fang.

Beijing enraged

Liu Xiaobo, 54, was sentenced in December 2009 to an 11-year prison term for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after he co-authored Charter 08, a controversial document calling for sweeping political change in China.

Dozens of others said they had been forced on out-of-town trips, held prisoner in their homes, or otherwise harassed by the authorities as the result of the announcement of Liu’s Nobel award, which enraged Beijing.

Beijing’s official People’s Daily on Sunday said the award ceremony was “an embarrassment,” and the work of a small number of people in Western countries with “ulterior motives.”

However, the cutting-edge Guangzhou-based newspaper Southern Metropolis News carried a photograph that was apparently unrelated to the Nobel event, but which prominently featured three empty chairs.

And in Hong Kong, which enjoys greater freedoms than other Chinese cities, artists and political activists staged a performance art and theatrical event in the territory on Sunday, calling for Liu’s release.

“We all hope that we can use peaceful and nonviolent means to achieve a democratic transformation, so the award of the prize to Liu Xiaobo is very meaningful for us,” said Hong Kong rights activist Zou Xingtong.

“What they have done is wrong,” Zou said. “At the very least, you can’t convict a person on the basis of what they say.”

“Everyone here is all agreed on that, and we are calling for his release,” he said.

An ‘easy’ choice

Hong Kong’s Chinese language Ming Pao newspaper quoted legislative councillor and pro-democracy activist Albert Ho as saying that Nobel committee chairman Thorbjorn Jagland had said the choice of Liu for the 2010 peace prize was an easy one for the committee.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sentence Liu Xiaobo to a heavy sentence of 11 years in prison gave us nothing more to think about,” Ho’s notebook quoted Jagland as saying.

“And Beijing’s bullying and tyrannical response, its inversion of right and wrong, have left us in no doubt that we made the right decision,” Jagland is reported to have told Ho.

Beijing has slammed the award as disrespectful to its legal system, and official media on Friday said China was being put on trial for not subscribing to Western values.

Three U.N. human rights investigators called on Monday for the release of Liu, and for a halt to actions against his wife and other supporters.

“This recent and alarming trend to increasingly restrict the space to exercise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the ability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o carry out their peaceful and legitimate activities calls into question China’s commitments to promote and protect universal human rights,” Margaret Sekaggya of Uganda, Frank La Rue of Guatemala, and El Hadji Malick Sow of Senegal said in a statement.

The investigators report to the U.N.’s 47-nation Human Rights Council where a developing-country majority generally blocks any criticism of China.

Reported by Xin Yu, Qiao Long, and Shen Hua for RFA’s Mandarin service, and by Hai Nan for the Cantonese service. Translated and written in English by Luisetta Mudie.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china/crackdown-12132010145304.html?searchterm=none

RFA:No Festive Cheer for Dissidents

22 Jul

2011-02-02

Chinese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are denied family visits at the New Year.

AFP/Fireworks light the night sky over Beijing on the eve of the Lunar New Year on Feb. 2, 2011.

Millions of Chinese will sit down this evening to a lavish New Year celebratory dinner with family and other relatives to mark the transition from the Year of the Tiger to the Year of the Rabbit in the Chinese zodiac.

But for China’s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the picture is far bleaker, with many denied the right to a family visit. Some of them had been released and were looking forward to spending the occasion with their families, only to be jailed again.

Authorities in the central city of Wuhan detained veteran pro-democracy activist Qin Yongmin on the eve of China’s lunar New Year festivities, his relatives said on Wednesday.

“My daughter had planned to go and visit him for Spring Festival,” said Qin’s ex-wife Li Jinfang. “They haven’t spent a New Year together in 12 years.”

“She had planned to go and visit him this year, but then it turned out he was detained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she said.

“We have been waiting for his phone call, but none has come,” Li said. “We found out yesterday that he had been detained and that there was no way to get in touch with him.”

Qin, who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on Nov. 29 after serving a 12-year prison term for “endangering state security,” has been under 24-hour surveillance ever since.

Fellow activist Tian Li said several friends had gone to his home to visit him in recent days.

“He hasn’t been answering his phone,” Tian said. “We got some people together to go to his place to see what was up, and that’s how we found out he’d been taken away.”

Ignored warnings

Qin, 57, ignored warnings following his release that he should keep a low profile, publishing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Hu Jintao in which he called for the release of jailed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Liu Xiaobo.

He also released a statement saying that the now-banned China Democracy Party (CDP) he helped found was “the future,” in spite of being warned by police not to write any more articles.

Liu Xiaoxuan, brother of Liu Xiaobo, said Chinese New Year is a time when families want to be together, though he has been denied permission to visit his brother in jail.

“Of course we miss him terribly,” he said. “But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Meanwhile, Hua Chunhui, whose fiance Wang Yi was sent to labor camp for one year for a single Twitter comment, said he had tried to get news of Wang ahead of the festival.

“I asked her lawyer Lan Zhixue to go to the labor camp and find out how Wang Yi is, but they wouldn’t tell him,” Hua said.

“I wanted to meet lawyer Teng Biao to discuss Wang Yi’s case, but the Wuxi police have put me under house arrest,” he said. “I can’t leave Wuxi.”

“I have no news of Wang Yi …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festival for us in China, and a time when we really miss our nearest and dearest.”

‘Hard time of year’

Zeng Li, wife of jailed Sichuan-based dissident Huang Qi, said this is a hard time of year for the family.

“This is a time when the whole family should be together,” said Zeng, who hasn’t been allowed to visit her husband since June 2010.

Newly released dissident Hua Ze said she wishes a happy New Year to all of China’s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To all the grass-mud horses, dissidents, and those who have joined the movement for peaceful noncooperation,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all of our comrades, whether I know you or not,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she said, referring to online campaigners to end censorship.

“Let’s support, encourage, and comfort each other.”

Hua described China’s human rights situation as a “disaster.”

“I hope that this situation will end soon, so that we can all express our thoughts freely,” she said.

Reported by Xin Yu for RFA’s Mandarin service, and by Ho Shan and Fung Yat-yiu for the Cantonese service. Translated and written in English by Luisetta Mudie.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china/dissidents-02022011110807.html?searchterm=none

 

立此存照——与国保打交道

5 Jul

编者按:在国内,作为异议者、维权者、访民、良心律师、实话记者、独立学者、自由作家、独立选举人、人权活动者,被公安部门“喝茶”、“谈话”、“旅游”、“失踪”、“黑头套”、“黑拳头”等等,已经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何应对这些,既能尽量保护自己,又持守良知,不放弃原则,这已是人权运动中一个重要课题。

华泽女士这篇与国保的谈话记录,是一份难得的文献。它的价值一是真实,二是记录的完整(近乎),其会进入历史的档案,作为这一时代的见证;未来的历史学者,会对这份文献的研究中,了解中国今天的人权状况。同时,它也是一个典型案例,供人权活动者分析、研究,
汲取经验,以提高应对国保们的骚扰。

标题是我们加的,全文则保持了原貌,未作删改。

在这里,我们向华泽女士表示感谢,感谢她的信任,将这篇文献给予我们发表。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前言

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不久,我被警察绑架并秘密关押55天。当我被释放后,将处于崩溃中的笔记本电脑重装系统时,硬盘被全部格式化,大量素材丢失。在进行数据恢复后,虽然有一部分被找回来,但这些找回来的数据四处散落,我几乎没有信心去整理它们。然而不久前,我意外地发现了这一段已被我完全忘记了的录音。它是在我参与了“4.16福州三网友案”,“6.16声援倪玉兰”,以及在推特上响应争取“冯正虎出门权”等事件后不久,北京东城区国保大队姓周领导(既《飘香蒙难记》中的周国保)与我的一次谈话内容。我不加任何修饰,原貌呈现。省略号部分是听不清禁的内容。

谈话正文

周:华泽女士吧?来,请坐。您还是那么漂亮。记得我吗?

华:想不起来了。

周:您应该记得,在东华门前您给我照相,在皇城根。与岳海(音译)在一块儿。

华:岳海是谁呀?

周:您不认识吗?

华:对不上号。

周:(大笑)咱们曾经有过偶遇,今天正式见面。

华:您是?

周:分局的,分局国保。

华:东城分局的?

华:对。我今天要占用您点时间,和您谈谈。这位是咱们办事处的。

华:办事处?

周:街道办事处。

华:哦。

周:这些东西我不用多给您介绍,您是法律专业的硕士啦。您说呢?所以说啊,咱们当着明白人,不说绕圈儿的话,实话实说。您前期,据我了解啊,和咱们的派出所啊,还有其它什么的渠道,都经常沟通,首先表示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配合。第二个呢,就是有些东西咱们得谈谈了。您呢,是自由撰稿人,搞这个影视的,而且在电视台也做过编辑,您的履历呢我也很清楚,也不用多介绍。咱们首先达成一个共识,不产生什么矛盾。我想跟您谈的问题,第一是想跟您说一下,是什么呢,近期您在网上为上海的一个朋友,在网上发过一些消息,是吧华女士?

华:谁呀?

周:冯正虎。

华:没有。

周:争取他的出门权。

华:我发了吗?

周:发了,在推特上。

华:我转推了别人的吧?

周:转推别人的也是您推了,所以我们得找您啊。

华:哦。

周:首先啊,这个是不允许的。

华:为什么?

周:为什么?您比我更清楚。您学法律的,您还用我说吗?

华:法律没有这个规定啊。他不是刑事犯罪···

周:现在,我不和您讲法律,法律您比我懂得多。

华:(笑)

周:我就告诉您,这就是不允许,以后您要是还想在这住,我就是这句话,您呐,对自己这一块的情况,您啊审时度势,咱们不想发生任何的不愉快的事情,这是我给您的忠告。怎么样,华泽?

华:您要不说法律,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审时度势了,我觉得我做的事只要不违反法律……

周:这个,法律那是硬的东西,还有别的,这您懂的。

华:我不懂,真的不懂。

周:教育啊,转化啊,对吗?

华:您认为我这个跟教育、转化有关系吗?

周:有啊。规范您的言行啊。所以说,法律那是硬的,是高压线,不能碰。那么就跟咱们的老师似的,老师教育您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么现在来说呢,老师教育孩子,告诉您偷东西这种行为是不对的,那么我们应该……

华:您是在和我讲法律吗?

周:我跟您讲法律以下的东西。

华:我跟您说,法律有一个规则,只要法律不禁止的,公民都可以做;法律禁止的公安机关都不可以做。所以如果您和我讲法律的话,我要告诉您这一点。因为我没有办法知道您允许我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我知道的是法律规定哪些不允许做。您就直接告诉我,哪些您不允许我做吧。

周:像您在网上发布就像您转发的这种东西。第一这个事您不许做。

华:是关于冯正虎这个事吗?

周:对。第二呢,福州这个事儿您也不要参与,那跟您没关系。

华:您的意思是说,只要和公民个人没关系的都不可以做?

周: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华泽,咱们这都是为工作。说实话,您不住在这儿,咱们不可能见面。……一句话,要么,您要是说您必须这样做,因为您姨也和您打过电话,您姨也和您谈过,对吧?那么我可以告诉您,咱们双方要达成一个共识。如果您住在这儿,首先来说,就别掺和这些事儿,我直截了当地告诉您。第二个,您要说我想掺和这事儿,我也不想和你们发生矛盾,咱们配合得还不错,那您就找个别的地儿住去,咱们之间不发生联系。简单吗?

华:那不可能,我家就住在这儿。

周:那您要不可能,只能选第一,我不想说第三,您也知道是吧。咱们谁也别和谁出难题,对吧?您是痛快人我也是痛快人,您别给我讲那个这个的,讲法律呀,讲规范呀,没意思。就这样,这三条。第三条我也不和您说了。就是这个您记住,要么您就和我们死嗑,要么我们就和您死嗑,就这样,没有别的了。所以说,我希望咱们最好是两边,您做您的撰稿人,好好的做您的工作,您的情况我很清楚。我们的情况您也很清楚。咱们有些情况就别多说了。您的录像在网上贴着,在福州的,我们也很清楚。是吧?第二个,您到东华门,倪玉兰那个事儿,在派出所大晚上11点半才回家。是吧?福州的事儿,二审期间您出了趟国,这些我们都清楚。对于您来说,我呢第一是保护,第二个呢是拿出一个好的态度。我今天请您来,我知道您也忙,不是来瞎聊天儿,咱们是来沟通的。您看怎么样?

华:我知道您的意思了。

周:那么,您有什么想法,咱们沟通一下,省得咱们别老是隔着一层纱帘儿似的。

华:您都不和我讲法律了,我还能有什么想法?没想法。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您今天告诉我冯正虎这个事儿、福州的这个事儿我不能去了,对不对?冯正虎我本来也不认识,我只是转推了一下,我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按:其实发没发表言论我记不清了,之后上推特往前翻也没翻到)。如果您告诉我从此以后不能在网上发表任何言论了,这个我肯定不能接受,这是公民应有的权利。

周:我是说像冯正虎类似这个情况,我没说您不能在网上发表任何东西。

华:那行,我今天可以告诉您,冯正虎的事我不发表任何言论了,那明天您又告诉我另一个我也不能发表言论,我怎么知道哪个可以哪个不可以呢?

周:类似冯正虎和福州这样的,类似!我相信您这么高学历能知道。类似!包括您到马甸桥(按:指一次关于“福州三网友案”的研讨会)参加一些类似的聚会,尽量不要去。

华:马旬桥?

周:马旬。去了吧?

华:对。

周:所以说呢,我希望现在咱们好好沟通,有个好的氛围。您在我这儿住,欢迎。您如果说我接受不了,咱们退一步,那您把房子出租了,您到另一个地方住去,离开我这个地区与我没关系。实在吗?实在不实在?

华:(冷笑)

周:您也体谅体谅我们。

华:您这个威胁太厉害了。

周:这不是威胁。

华:您连我住在自己家里都不允许。

周:不是不允许···

华:只要我住在家里,您就不允许我发表您认为不可以发表的,而法律并没有禁止的言论?

周:不是我们,是您类似这些东西。例如像不知道情况的一些人,您在网上发布,造成一切后果您负责吗?您负得起这个责吗?比如说您转发了……

华:咱们就事论事吧。比如说哪件事儿,我该负哪些责任?

周:该负哪些责任您很清楚。

华:我清楚我不该负责任。

周:不该负我就劝您不要发,这些跟您没关系。知道吗?

华:您的意思是和公民没有关系的事儿都不能发吗?这样说是不对的。

周:类似!咱俩别咬文嚼字。我跟您说,类似,我叫您来不是说怎么怎么样,我说……

华:您怎么称呼?

周:姓周。

华:姓周啊,是领导吗?

周:嗯。

华:局长吗?

周:这事儿用局长出面吗?

华:我不知道。我想知道和我谈话的人是谁不可以吗?按理说您应该给我出示您的证件。

周:证件?没有。我这不是告诉您了东城分局正在跟您谈话。

华:我知道了,您的意思我知道了。

周:我是什么意思啊,华泽女士,首先您在我们这儿住,刚才说了……

华:我知道了。

周:第二就是说您有些东西,像类似的这些事儿,您尽量不要再参与。

华:我知道了。

周:好吗?能配合吗?

华:我知道了,不承诺。

周:什么?

华:我知道了,但我不承诺。

周:不承诺是什么意思?

华:就是我没有办法告诉您我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您说类似的,比如说我不认为这个是类似的,因为法律没有规定。我不认为是类似的,那您认为是,那您回头说我答应了,那我没有办法答应您这个事儿,对吧。

周:您这个搞新闻的在这方面还是……,我想了半天您应该会懂的,但是我先说一点。今天达成一致意见。冯正虎这事您不要参与,不要再组织人员上福州了。

华:您看我组织过吗?

周:那您转发了吧?您转发了呀。

华:您的意思是说我不能在推特上转发别人的信息?

周:您写写稿子,歌颂咱们北京,歌颂咱们全国的大好形势,歌颂歌颂咱们这个,是吧?

华:您的意思是说,我只能歌颂不能批评?这是公民的权利啊。

周:您批评怎样?这冯正虎您怎么不批评啊?您知道他什么情况?

华:他不管什么情况,他就是犯罪嫌疑人……您要不抓他的话,就说明他不是犯罪嫌疑人。

周:他违反法律了,由公安机关来处理。对于您来说……

华:对啊,但您不让人家出门……

周:为什么不允许他出门,您清楚吗?

华:这叫非法拘禁。

周:是吗?今天我也告诉您,很正常。

华:我认为这是违反法律的,是不正常的。

周:这个是他自己的事儿,他可以去起诉,可以去告。

华:我觉得每一个公民都可以……

周:我可以告诉您,我跟您说,您不要参与这些事,好吗华女士?咱们俩谈话啊,我建议您第一,不要因为一件事儿,不要因为抠字眼儿,把问题没完没了,没意思。我们今天想跟您说,是什么意思啊,华女士,咱们第一,一直没见到,没沟通。我希望您呢好好过您的生活,我们呢也尽量把我们的工作都做好。咱们别因为这些跟您不相干的事儿,回头……

华:我关心公共事务……

周:关心公共事务?那您也关心关心……

华:您光让我表扬不让我批评,我做不到。

周:不是表扬和批评的问题,知道吗?您怎么不批评批评倪玉兰啊?

华:倪玉兰是一个被迫害……

周:当时的情况您在场吗?您清楚吗?

华:新闻都报道了。

周:新闻报道?人云亦云行吗?我现在说华泽怎么怎么样,然后我在网上一说,新闻报道,行吗?是那么回事吗?

华:是你们的主流媒体报道的。

周:他谁媒体报导我先告诉您,第一,倪玉兰的情况咱们说点儿闲篇儿啊,倪玉兰情况您知道多少?就连我了解得这么清楚,我都不敢说我知道全部。

华:那当初……

周:您听我跟您讲,当初发生的时候您在场吗?

华:我不管原来的事儿,她现在流落街头我去看她,这没问题吧?就算她是一个犯人,杀人犯,她现在流落街头了,去看她表示人道主义,有问题吗?

周:真是那样吗?华女士?

华:她不是流落街头吗?

周:我问您,她是流落街头吗?那是她愿意住在街上。她非要住在街上,就跟您是的,有家不住,非要住在马路上。

华:您觉得有这样的人吗?

周:当然有。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您可能是出于爱心那天去拍照去,有些人是吗?对不对?这些事儿咱们俩不用多说,您心里明白,我也明白。这些您和我们警官说说没问题,我很清楚,我就是整天跟你们打交道的。我很清楚,咱们做什么,咱们心照不宣。是吧?做为您来说,第一华女士,您是个有正义感的人,我很清楚,您是关心倪玉兰,这我也很清楚。真的,您很正义,就跟您说的一样,要不是这样,咱们也不会说政府来做您的工作。首先来说,第一,从您的成长历程,包括您工作以后各个方面都非常不错,应该说一路顺风,但是不乏对问题,比如说,您对一些问题看着不公,有些东西从道德上,从法律上,从各方面吧,您认为不公平,要说两句,出发点呢,是怎么督促这些现象最少最少发生,使社会呢更和谐,我不知道这么想您对不对,是这个心态吧,和这个出发点吧?

华:当然。

周:那咱俩就达成共同点了。但是,我希望华女士,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沟通,但是有一点,您不要被别人所利用。您不要觉得自己高知什么的,刚才我跟您提的第一个人您都敢说不认识,您身边的人,那我还怎么说啊。

华:我真的不认识。

周:不认识您就和人聊天儿,坐在马路沿子上。要不要我把录像给您看啊?

华:当天去的人我并不都认识啊,这很正常。

周:那您都认识谁?华女士不说话了。

华:我认识的人很多,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认识。

周:我跟您说啊,你们到那儿,当天我就站在您身边……

华:没关系。我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开的,在阳光下。您知道一点儿都不奇怪。我认识就说认识,不认识就说不认识。

周:我跟您讲一个跟您认识的人吧……

华:没关系。我知道您来找我谈话肯定要了解我的情况。对不对?

周:不用了解,都了解完了。您的情况我都清楚,可能比您自己还要清楚。

华:我知道了。

周:那咱们能不能再沟通?我就希望华女士,您能配合我们。我不想给您找麻烦,您也别给我们找麻烦。

华:我也不想给您找麻烦。

周:OK,痛快,华女士。我希望,您好好儿的,我们不想骚扰您,您也别老骚扰我们。

华:您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骚扰你们了?华英每次给我打电话问我要去哪儿,我都告诉他我去或者不去,我说了去就去,我说了不去就不去。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了。您问他是不是这样?我觉得我挺配合的。您要我答应在网上所有的都不能转载,这个我肯定做不到。

周:我没说所有的,您看……

华:您说类似,我不知道什么是类似,您全给我列举出来吧,您现在给我写下来,您写下来我不做,您不写的那我就没准儿了。

周:这个啊,您自己掌握。

华:那我只能说我知道了。我不能承诺说好,我答应您,到时候您说每一件事情不能做,我不能说我答应了您……

周:如果说华女士无意识地又转发了一个东西,那咱们再沟通,您看怎么样?

华:我觉得真是,我在推特上转发别人的东西就说是不允许的,如果都这样的话,那公民的权利不是随便受到侵害吗?

周:您转发的不是那些非常非常不敏感的东西。

华:那您告诉我什么敏感什么不敏感吧?

周:我刚才跟您说了,就那些。

华:冯正虎和福州的事敏感是吧?

周:类似的东西,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东西。我说得更具体一点的,有例子,有宽乏。其它的,您该做的您做,一点没问题。有什么事儿,或者您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帮助您。但是我们有需要,华女士,希望我们也能达到共识。我们今天来是抱着非常善意的与您交谈。

华:我只能说我知道了。

周:知道了,您刚才说可以吧。

华:我什么时候说可以了?

周:我刚才说您配合我们工作,您说OK。

华:我很配合的,您刚才打电话让我来,我准时来了,在门口等着,这算不算配合呢?

周:对呀。所以我说咱们没那么不好沟通吧?……

华:我的态度是这样的,法律不允许的我绝对不做,法律没说不允许的,我可以酌情做,比如说您明确告诉我不让做的,我会考虑,但是我不承诺。

周:冯正虎的事情承诺吗?

华:我不承诺。

周:那怎么着?

华:因为我在此之前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情,我也没打算做什么。我转推一条也不可以的话……

周:那这个违法了。

华:我觉得这个不违法。

周:违不违法……

华:您来判断?

周:那当然是我来判断了。我是执法人员。

华:不是法律说了算?您这样说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周:是法律说了算,对吧?法律是由谁来执行的?是由我来执行的,是吧,华女士?我说得对吧?

华:如果您违法了呢?

周:那法律会处理我的。

华:那好,如果我违法了,您随便处理我吧。

周:那是当然的……

华:那我们现在达成共识了。

周:法律是什么?法律就是高压线。做为您,公民不能只是让我们提供保护,您还有义务。

华:我做的事就是在尽自己的公民义务……

周:您的义务这一点不必我说,您的心里比我还明白。对吧?打擦边球也好,怎么着也好,没意义。

华:法律规定不能做的我不做,法律没有规定的,如果您让我不做的话,我会考虑,但是我不能承诺。

周:咱们现在啊,您说承诺也好,不承诺也好,我希望咱们要讨论的是什么事啊,就是要把这个说清楚,我们为什么把您请来?说回来了,如果真是说咱们街里街坊的事,不是这个。干嘛把您请来?就因为有些东西我们怕您不清楚,您别看您学法律的,条文您清楚,真正那……

华:告诉您,上海我不会去,我也不会发起去,这个我可以告诉您。您不就是担心这个吗?别的我不能保证。……

周:有一次,你们开会的时候,您记得吗?我还问您多大啊,您说是六几年的,我还说您是大姐,您还跟我乐呢,我说可以跟您开玩笑吗?您说可以。

华:是吗?真的不记得了。我记性特别不好。

周:好,有时间找我聊天儿。我跟您说吧,您一个女同志要多注意身体,那天晚上下着大雨(从东华门)您往这边走,我们跟着您……

华:我告诉您,我就是很单纯的想法,我就是要去看看她(倪玉兰),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人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周:那您就敢去现场?

华:您们当着我的面把她抓走了,我跟去问问情况,您说我可能不问吗?

周:我问您一句话,那是抓走吗?

华:那不是?那是什么?我认为那是抓走了。

周:您认为抓走了?她在那儿那些情况,当场我在,您也在,对吗?就在你们这个事儿的前两天,就……

华:我这样说吧,您可以说我之前的事都不知道,就算您说的都成立,我们就说那天的事儿。当时的事儿,我就是去看她,然后她和我见面,我们还没说话呢,你们就把她带走了,我当然认为是抓走了。您认为我应该怎么做?我应该扭头就走吗?我从小受的教育不是这样的,我做为她的朋友,我必须去了解情况。

(周国保接电话)……

周:您接着说。

华:那天当着我的面,你们把一个残疾人给带走了,您让我扭头就回家,就当没有这回事儿一样,类似的事儿我肯定做不到。我们只是去东华门(派出所)去问一下,她是不是在这儿,为什么抓她?给一个答复,你们不给答复,我们当然等在那儿了。

周:那最后也没给一个答复,为什么都走了呢?11点多钟?

华:太晚了……

周:不是……当初你们怎么商量的?我很清楚,再说没意义。这件事儿,当时怎么去的,肯定不是您华泽组织的。您那天刚从国外回来,下午四点半您到了皇城根儿,您记得吗?

华:没那么早吧?

周:有,我就在后面呢,我跟着您。我明确告诉您,我一眼就看见您了。因为您比别人更突出,这么一大美女,能看不见吗?这个就不说了,咱们俩就一句话,咱们是朋友,我不希望我把华泽看成敌人,我也不希望华泽把我看成敌人。第一,不想和朋友剑拨驽张。第二……

华:您觉得对我这样的人,用得着剑拨驽张吗?您如果真的剑拨驽张,那真是要把我逼成敌人。

周:逼成敌人?但是有些东西您也别逼我们。人呐,做什么都有一个底线,要适度。像咱们这样说话就没问题,是不是?就像您一激动,我没违法,您别跟我谈,我告诉您怎么着怎么着。不是这样。那您这样就太幼稚了,真是那样吗?

华:应该是那样。

周:应该?但是现实中,今天咱们聊这事儿啊,虽然咱们这个气氛啊,但是很重要的一句话,应该和现实是有一定的不同的,您说应该怎么怎么样。您在电视台当过领导,您要求下属说应该怎么样,他能做得到吗?做不到。您怎么能这样要求,就算他有这个能力……

华:这个是您对我,不是我对您了。

周:我给您举过例子,我现在算是您的领导了,转过来,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多沟通?通过我对您的了解啊,我不相信华泽跟那些人一样。

华:哪些人?

周:您最清楚。

华:我不清楚。

周:我不希望像刘晓波那样的人,您和他不一样。

华:您觉得我成得了他吗?

周:您好象成不了,您在我这个地面上您就成不了。我估计在您没成之前,您早和他一样了。

华:您威胁我?

周:我说的是实话。

华:我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的。

周:别说软硬的,我跟您讲,第一,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因为我看您很清楚,您,我了解得很清楚,我明着告诉您,没别的意思,您是我这里的居民,我应该的,华女士这没问题吧?

华:没问题,您随便了解,没问题。

周:那么首先,为什么今天坐在这里谈呢,咱们进行沟通,达成共识,咱们如果不见面,您可能永远的不知道。因为您没告诉我啊,您没和我交流啊,那么平时,为什么我平时没和您谈?因为种种原因,这次我必须和您谈谈。

华:好多天以前的事儿了,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谈?

周:我让您反省反省。

华:我没什么可反省的。

周:大晚上一个人下着雨走路上,好受吗?您胆子很大,大晚上一个人往回走。为了您的安全,还得我们大老远的给护送回来,有意思吗?

华:下次你们直接送就完了嘛。

周:没问题,下次您说,真的。没问题吧?

……

周:我们都是清差,不像您,一个月随便写点东西就能拿到美金。

华:我从来没拿过美金,我告诉您。

周:都给人民币?

华:我的稿费当然是人民币。

周:那您投稿都投哪儿?

华:您说的投稿,我没有投过稿,我就是拍片子啊。

周:就是拍片子,您拍片子都给谁呀?

华:中央电视台。

周:中央电视台,那向境外投稿呢?

华:从来没有。投也是我的权利。但是没投过。

周:那对,投多了都是事儿,什么都是积流成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嘛。所以说吧,咱们这次沟通一下,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咱们尽量达成共识。第一我不想您,我说这个您可能不爱听,第一个是什么呢,高知人群啊,您啊,特别的,性格特别的高傲,以我的工作对您的了解,华女士,就您刚才说的,吃软不吃硬:别吓唬我,您要吓唬我,我还真跟您怎么着。不是的,我们啊,要尽可能的把您……

华:扼杀在摇篮里?听您这么说您还真不够了解我。

周:那您跟我介绍介绍要怎么了解您。

华:我不会发起任何人去做任何事情,这不是我的长项。

周:但是您去参与啊。

华:那有可能。

周:尽量别参与。我不是说肯定不让您去,但我希望尽量别给自己找麻烦,您一参与就等于给我找麻烦,您一给我找麻烦,是吧?多拍点片子,多给中央电视台投投稿,包括那些您认为不好的,您都可以拍,只要投到咱们中央电视台媒体,我支持您。(笑)您说,我今天要拍一个什么什么片子,我一个人,有什么什么危险。没关系,我陪着您去。您看咱这个朋友可以吗?但是我说啊,咱们今天说到这个份上,不要跟类似刘晓波这样的人,免得对自己不好,说不清。真的,华女士,说回来了,做为您来说,维护正义,支持。是吧?……

颈脊不好吧?整天拍东西,眼睛也不好,视力不好。带隐型吗?

华:我不近视。

周:远视?

华:花。

周:哈哈哈,是够花的,咱俩离得这么近您愣说看不见我。忘了?

华:确实是忘了,不是看不清楚。

周:这次看清了吧?

华:看清了。

周:下回见着我还能认识吗?

华:应该可以吧。

周:那咱们以后,您当我们是朋友啊,生活中真的有什么需要,咱们说说话聊聊天儿啊,我能从您身上学到挺多的。真的。您说呢?

华:这个好象不能由我决定,是由您决定的。

周:主动权在您手里。

华:在您手里。

周:其实,咱们今天谈的这些,这么长时间,其实主动权也在您手里……

华:您看,第一次市国保找我,因为不让我写文章发在博客上。

周:您这是断章取义,您写的都是什么样的内容,有问题的内容能让您写吗?

华:问题是我不觉得我的文章有问题啊。那我不能每次拿着文章来让你们来审吧?是不是。那现在我不写文章了,那我转发,在推特上很短的一句话都不是文章,您也说不可以。

周:对。您什么内容就发出去。回头您弄完了都不记得了。呼吁争取冯正虎的出门权,到上海。您说这叫什么,用您的法律给我解释一下,这叫什么?

华:您说这叫什么?

周:我得听听您的。

华:法律没有不允许。他当然有出门权了,他没有违法犯罪,违法犯罪你们早就把他抓起来了。一个公民他当然有出门的权利。如果不给他出门权,这是违法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周:限制人身自由了?

华:对。

周:他能有这种自由吗?

华:法律之上人人平等。

周:您认为那可能吗?

华:我就要为争取那样的社会而努力。

周:他为什么不能出门?您清楚吗?

华:无论什么原因。

周:再者说了啊,实际上您看到了吗?还有一个咱们有些事情,华女士。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要钻牛角尖儿。您多做一些对国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儿。

华:我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国家社会有意义的事儿。您要是这么说的话……(声音高起来)

周:您看,又开始了,要和我争论。我说的什么意思呢,因为您对一些事儿可能不明白不了解,因为您特别容易激动。您是不是特别容易激动?如果是怎么怎么样,不行,凭什么啊?得有证据。但是不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您的爱心,对吧?为什么我感觉到与您接触特别的,而且人家华女士不是不谈,人家也在和我们沟通,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咱们在一个平面上沟通一下呢?您把您的想法告诉我一下,争取人家华女士的配合,支持咱们的工作。咱们呢,为华女士创造更好的生存生活的安全的空间。我觉得应该为每一个公民都提供这样的空间。

华:只要不来骚扰我,我就有空间。

周:只要您不做这些,我们就不会对您,这不叫骚扰,这叫关注……话说回来了,您说您两个姨,三姨身体又不好,您父母又在外地。您身体也不太好。鉴于这种种因素吧,我觉得今天咱们有必要坐下来谈谈,我觉得今天谈得非常好,我也把我的想法告诉您了,您也把您的想法、OK都告诉我了,咱们互相配合,尽量达成共识,您看呢?您也很忙,我们也很忙,咱们把这些事情都达成共识了。以后最好这些事儿咱们不再聊天,咱们最好找个咖啡馆儿,找个环境不错的地方聊聊别的,多好。您说呢?

华:我的态度已经表达清楚了,您的意思我也清楚了。

周:OK。最近身体怎么样?

华:不太好。本来今天上午要去医院的。你们约我就没法儿去了。

周:什么问题呢?

华:身体里长了个东西,去复查。

周:哦,是哪一科的?

华:是妇科的。

(2010年12月20日我被释放后,去我的合同医院检查身体,在大病历袋中发现了这张介绍信)

周:那您一个人,因为我们知道您家里就一个人,如果说您一个女同志有什么需要,要什么帮助,让我们街道出人帮助您,不是说为了讨好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是我们社区内的一份子,不管您是长住还是短住的,我们都应该尽责任。

华:没事儿,谢谢!

周:然后您这不是也有我们同事的电话吗?如果您要帮助就通知我们。

华:谢谢!

周:这是其它之外的,因为刚知道。在哪个医院就诊?

华:北大医院。

周:为什么不在咱们协和,离得这么近?

华:没挂上号。

周:哦,诊断了吗?要做手术吗?

华:本来要,后来说暂时不用,今天要去复查的。

周:定性了以后那是不是还得手术?

华:也不一定,现在有一点变小了。

周:哦,用了药?那说明功效还可以。那尽量别动手术,元气伤了。您说我刚认识您这么一个朋友,我还得照顾您。哈哈哈。……

今天耽误您就诊了,不好意思,然后呢,咱们这个谈话呢,我们做了一下笔录,华女士您看一看。

华:我不看,我也不签。你们没有出示证件。

周:不老实,跟他们没学好的。哈哈哈,得,不用笔录了。

华:那我走了。

周:等会儿,我这还没说完呢,您就着急走。

华:那继续。

周:忙着干嘛去呀?看病?

华:来不及了。

周:明天可以看吗?

华:周末好象不可以,我不知道。下周吧。

周:那咱们这个事儿达成共识了。

华:什么事儿达成共识了?

周:上海冯正虎的事儿不去了。

华:我本来也没说要去呀。

周:然后还有其它社会上的事儿,还是那一句话,既然咱们是朋友,我不想我的朋友有任何的麻烦。好不好?这些东西看到了就装着没看见不就完了吗?您干嘛这么较劲儿啊?真的。

华:您这么说不对。

周:您要说的东西拿来给我,我比您说得更好。您无非是在那个推特的平台上转一转,别人看看也就完了。说回来了,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啊……

华:我就属于不明真相的。

周:对呀,您就是这个呀。

华:回头我给自己取个名叫“不明真相的一小撮”。

周:不明真相的就您一个,不是一小撮。

华:其他的人都是利用我,是吗?

周:您一个就会影响一小撮,一小撮就会影响一大片。

华:有那么大影响力吗?

周:那当然了。网络平台啊,问题是别人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华:您要是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周:对呀,因为您不知道,所以人云亦云啊,造成更大的人群不知道,您说这怎么好?咱们还说这就医的事儿,一片药咱们能解决的,咱们就别动刀,能开刀的,咱们别等人完了……

华:其实我也是想这样啊。我也想这样对政府说,但是我见不着政府的人啊,我只能见着您。有的事情别等它发展成那样,咱们全都在法律的轨道里运行,就全都OK了。是吧?不要法外施法。

(周国保接电话)

……

周:不好意思啊,刚才咱们气氛很好,说得都相当到位。以后咱们多多沟通。您说,其实现在社会上有些不好的东西,您说这个社会上有没有那冤的、死的?确实有。包括那些贪官,什么违法犯罪份子,那太多了,咱们都能控制。但是您得看它占多少,能不能克服……好,以后您要有什么想谈的,和咱们派出所领导谈也可以,不行,上东城分局找我也可以。怎么样?这都没问题。话说回来了,有些事,真的,像您的善良、正直、爱心,这都没问题,就怕造成一些不好操控的东西。是不是?还有一些人,我刚才和您说的那些人,别交那些朋友。那些不是什么……您自己看,您不是没有思想,也不是没有学问。您知道他们是谁,您心里比我还清楚,真的。他们是说一套做一套,不像您,真说就真干。人家说了是不干,是看着您干。真的,我今天把这话都跟您说了。您看呢?华泽,我不想看到,这么长时间我了解您的一些东西啊,可能还不够完整,以后,咱们俩还要多加深了解。从工作上啊,您是我们的居民,我们是地方的工作人员。从私交上,咱们是朋友,做为朋友,我不想看着您这个朋友为了别人受任何伤害。因为您定性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华:我是人民内部矛盾?

周:您连矛盾都不是,您别把自己提高那么多。

华:都动用您了还不是矛盾吗?是维稳对象了吧?

周:算不上,真要那样……

华:那就好,否则我看你们的成本也太高了。

周:不是成本太高了,是您的损失太大了。成本没关系。主要是为您好。

华: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希望我们都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使自己的权利。你们也是,我们也是。

周:我们是谁?

华:普通老百姓。

周:您很狡猾啊,华泽。还是那句话,您刚才说的我同意,但有一点啊,在不知情的时候,不要去做什么。而且在不知情的时候就参与什么事儿,造成误会就不好了。

华:我以后了解情况尽量全面。

周:我相信,您知道我们对您没有任何伤害和敌意。我们不会教您坏吧?说让您推翻中国共产党去,让您去杀人放火这些都不会吧?

华:不让我关心公共事务,不让我关注……

周:你们都去关注了,都去声援了,谁为他们干事啊?你们能一个人给一百二百,给两千三千吗?谁给他们租个房子住啊,有吗?不都是炒作吗?我实话实说。我讲实际的,有的人就是闹事儿、炒作,弄出个新闻完了。对吗?……他们的问题很复杂,为什么我要和您把这事儿讲清楚呢?是希望您,华女士,别参与了,好不好?因为咱们这个社会人才那么缺乏,像您这样的,文采又那么好,摄影又那么专业,真的,如果我要学成您这样的,那就踏踏实实地干自己的事业。但是对那些所谓的弱势群体,关注可以,但是有些事儿您弄不清楚,您……

华:您的建议很好,以后我会尽量全面的了解。

(录音到此中断)

首发《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1-06-30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082

 

 

 

崔卫平:这些义人们哪

3 Jul

—— 老虎庙家附近

(屠夫壮行会上朋友们的合影)

为屠夫壮行
多么彪悍的口号
以为是一个
彪悍的聚会

携上了艾晓明
带来的茅台酒

屠夫为邓玉娇
肝胆侠义
英雄救美
天下妇孺
无人不知

这回他要去福建
为身陷囹圄的三位网友
继续呼吁

因网络遭受不公正起诉
尤其值得关注

地点在鸟巢的东门
附近
老虎庙家
附近

二 老虎庙

一推门
老虎庙微笑着
拿着手机
如果他不在“推上”
就肯定在“上推”

他站在那里
像一个大神
卷曲的头发
宽阔的脑门
颇有异域之风

(我指的是
他仿佛比别人
要高出一个头)

小心问他
救助流民
是不是很麻烦

他答
当然人是
各种各样的

看哪
他周围聚集起
怎样一群人

三 阿尔

这是诗人阿尔
长得有点像芒克
比芒克瘦弱,怯生
原来还是赵一凡的朋友
法国南部小镇的名字
泄漏了他曾经的秘密

“你是一支无的之矢
铿然向广袤的天空射去
飞行就是一切”

许多年前
他写下这些句子
绝没有想到

把自己发射到
蓝天之上
是去福建马尾法院
把嗓子都喊哑了

然后笑眯眯
在北京
安全着陆

接着他又有理由写了——
“我穿的就是旧鞋子——老解放牌(爱臭脚的那一种)
却走上了新路”

四 刘强本一家

对刘强本匆匆说了一句
“我有你的诗集”
注意力很快
就落在他
美丽的妻子李琼
和她身边的儿子身上

这是一个从
童话里走出来的
精致姑娘
弯弯的眉毛
弯弯的嘴角
弯弯地低头

他们全家都来了
八岁的小儿子
在上学的路上被爹爹
带去“快闪”
离开驻京福建大厦
他问爹爹“怕不怕”
爹爹说“我又没有犯法”
他说:“你犯的是大声罪”!
一时传为美谈

刘强本有这么好的福气
就不去说他了

五 殷龙龙

这是龙龙
诗人殷龙龙
我此前不知道
他的名字

殷龙龙
他的语感多好啊
这是新写的——

“有时你还事儿事儿的
拿着架势,好像办错事一样偷听一首歌
那是国际歌
各个架势
各个语种的国际歌你都有下载
肯定不全
但也国际了一回

听每首不同语种的歌
好像事儿事儿的到了那个国家
……”

其实殷龙龙
哪儿也没有去
他无法直立行走
他天生行动困难
(对不起,龙龙我能直接说吗?
那天我差点把你弄摔了)

我想说的是
殷龙龙
我们身边的圣人
作为一个启示
他来到我们当中

他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仅仅克服了他自己
他的诗歌是自我拯救
也在拯救这个世界

他把自己的名字
也写在网友声援团的横幅上
让朋友带去了福州

这是殷龙龙的博客
你自己去看吧
http://blog.sina.com.cn/yinlonglong008

一个人可以回避你自己的良心
却不能回避轮椅上的
殷龙龙

六 王荔蕻

殷龙龙这样写
当代侠女
王荔蕻——

“我想写一首关于疼痛的诗,其中有王大姐
我想写一首关于王大姐的诗,其中有透明的呼吸
我想写一首关于空气的诗,其中有自由”

知道王荔蕻
是因为杨佳的案子
杨佳有事
但杨佳的妈妈
是无辜的
王荔蕻
将王静梅带到人们面前

受到法律不公平对待
是最大的伤害

喜欢王荔蕻
是因为她嗓音浑厚
比我勇敢
——“为什么不让律师进去
你这么年轻
打人干嘛”

还有
她脑子勤 反应快
鬼点子多 像飞矢

七 华泽

你华泽
应该将你的名字写上吗
你前面还有那么多路要走
我很想知道它们

我见过许多美丽的姑娘
很少见到这么
美丽又让人舒服的姑娘
你穿一件无领的红色毛衣
贴身时尚 如此大方

这么美丽聪慧的姑娘
在任何地方都有好人缘
这种地方
你不该来的
我心里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将在国家电视台
习得的深厚经验
用在这些“边缘”朋友身上
去福建法院声援的影像
拍得那样摇晃
你剪得干净利落

去大兴法院
声援***
你自拍自剪放到网上
你给的地址
我打不开

在推上你用
“灵魂飘香”这个名字
放上去
林昭的头像

八 合影

你小路
张辉没有到场
你来了
等于一家子全来了

与我一样
你有起舞的欲望
我们相约
一起去学街舞

我没有看过
评修姑娘
这样专注的拍摄者
按照现代标准
她属于另类美人
鼻梁挺拔
精力充沛

为她担心的只有一件事
她拍了这么多
剪辑起来会很麻烦
光看一边就要花很多时间

李筱珠
像她的名字一样文静
文涛不说话
高建不吭气

要上路的屠夫
茅台酒也不碰
两瓶啤酒
就打发了
真不像话

我只好对他说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关心屠夫

对着评修的镜头
将这话又重复了一遍

九 我爱这群人当中的每一位

这些人们多么质朴
他们之间多么团结
他们身上散发着
木头一样干燥的气味
没有多余的东西

他们互相平等友爱
昭示了不同于这个世界的
另一个世界

他们脸上的真挚笑容
在其他聚会中
我很少见到

作为单个人
他们本身
也许都是弱者

但当他们加在一起
为他人奔走呼吁时
这些人便成为
最有力量的人们
最有思想的人们

他们非凡的行为
义人的举动
他们的智慧和勇气
赢得了世人的关注
和尊敬

做这些事情
他们没有任何野心
不求个人回报

他们向这个世界
输送和释放能量
像流溢的光芒
为人与人增添热量

他们因此
改变了自己
也给这个世界
带来了新的气象

2010年4月7日

《诗人的一生》
刘强本

原来
作为诗人的一生
就是为了让正义多出一个字
并顺便
拂落美的肩头上的辛酸往事

2010.4.7夜,南磨房
拜读并回赠崔卫平老师《这些义人们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