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十月, 2012

2012年10月8日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

10 Oct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朋友:

今天,各位能聚集在这里,与我一起讨论《遭遇警察》一书,我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我首先要感谢黎安友教授,他不但为我们主持今天的讲座,实际上,讲座得以举行,完全是由于他的倡议和帮助。

我还要对我的朋友古川表示特别的欢迎,他和妻子李昕艾,是本书的两位作者,多年来,他们受尽中国警察的迫害,两个月前,他们全家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来到美国,从此可以过上平安、自由的生活,我和朋友们都为他们感到欣慰。欢迎古川!

编辑出版《遭遇警察》一书的念头产生于2011年春季。那时,北非一系列国家发生的“茉莉花革命”使中国当局感到恐慌,警察疯狂抓捕异义人士的恐怖气氛笼罩全国,许多朋友受到警察酷刑虐待的消息使我们既心痛,又气愤。我们认为必须让全世界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人权灾难。我们认为,记录也是一种反抗,这种记录是未来在中国恢复和实施正义的基础。

本书的两名编辑徐友渔先生和我都有过遭遇警察的经历。徐友渔先生多年来被警察监控和骚扰,我在2010年被警察用黑头套绑架并秘密关押55天。这本书里收录了我们的故事。

书中另外20名作者也都有与我们类似的经历,例如,“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夫妇在刘晓波获奖后被囚禁的经历、作家慕容雪村去山东看望陈光诚被阻挠的经历、人权律师滕彪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前被绑架的经历、法律援助机构“公盟”负责人许志永博士被逮捕的经历、人权活动家王荔蕻庆祝刘晓波获奖被拘留的经历、纪录片导演何杨被失踪的经历、记者雨声被毒打的经历、福建三网友言获罪坐牢的经历、参与营救陈光诚的英语教师何培蓉的经历。还有因签署零八宪章被喝茶、因看望良心犯家属被传唤、去天安门纪念64被扣留、向世博会挪威馆献花被谈话……作者中既有著名维权人士,也有普通网友,他们的经历代表了近年来中国人权恶化的各个方面。

我们知道,当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警察国家。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所谓“维稳”就是政治警察对中国社会的全面监控。政治警察在中国被称为国保,从公安部、公安厅,到各县、市公安局都有这样的机构。他们可以凌晨从家里把你带走,而不必出示任何证件;所谓敏感时间他们会把你带到外地强制旅游;他们可以在你家门口、楼下、小区入口处安营扎寨,对你实施软禁;他们可以用黑头套绑架你,让你秘密失踪,对你实施酷刑。中国历史上与国保相似的机构有明朝的东厂、西厂和锦衣卫,世界上其它国家与国保相似的机构有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苏联的克格勃、东德的斯塔西等等。这些机构的相同之处就是具有超越法律之上的权力。

当然,今天中国的政治警察也有自己的特点:他们没有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他们也不会在意识形态的层面上跟对手辩论,他们只不过把监控对象当作项目。一个重要的监控对象就意味着一大笔经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并不希望监控对象停止维权活动,让他们失去财源,但又不希望他们把事情闹大,以免影响自己的前程。因此,有时候他们用黑头套绑架律师和记者,用各种酷刑施加身体折磨和精神羞辱;有时候他们又会乞求说:我跟你个人没有仇,这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偶尔他们还会透露一两句心里话:如果有一天中国民主了,我们也愿意为民主国家服务。有时候又会说:你们看不到中国民主那一天,在民主的前夜,我们会挖坑把你们全都活埋。还有时他们会苦口婆心地劝解说:何苦呢,好好过自己的日子,管那些干嘛?当你指出他们的行为违法时,他们会说:不要和我谈法律。法律不是挡箭牌。还有超越法律这上的东西。如果你问他,那是什么?他会说,我不能告诉你。
在遭遇警察时,受害者在法理和道义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许多时候,遭遇警察的过程,就是在所谓“执法者”面前宣传和捍卫法律的过程。这些特点在《遭遇警察》一书中,有着非常淋漓尽致的描述。

我们决定要编辑这本书时,遭到了许多朋友的反对,当时红色恐怖弥漫全国,朋友们担心,这样一本直接揭露政治警察的书,会让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当时我已经来到美国,我更多的是担心徐友渔先生的安全,但他一无返顾,决定承担任何后果。因此,本书是在十分保密的条件下编辑完成的。有几次,当我们在讨论书稿时,徐友渔先生家传来敲门声,他马上告诉我,如果你从此联系不上我的话,请一定要将这本书完成。甚至在书稿交给出版社的前夜,他还一再叮嘱我:哪怕你听到我亲口对你说要停下来,你也不要相信,你一定要让书顺利出版。《遭遇警察》今年6月由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由香港田园书屋发行,在出版之前既被纳入非法出版物入境黑名单,我们深感荣幸。感谢黎安友教授和科恩教授的推荐,目前《遭遇警察》正翻译成英文,预计2013年在美国出版英文版。当然,做为编者,我们最大的期望是有一天能在中国大陆出版,那将意味着中国开启了民主化的进程。

最后我想说的是,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遭遇警察》一书,有着特别的意义。两年前的今天,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向全世界宣布,将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我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和我的朋友们怎样热泪盈眶、欣喜若狂。当天晚上,有十几名朋友因为举行庆祝活动而被捕。现在,两年过去了,刘晓波仍然在狱中,而他的妻子也已被囚禁在家,与朋友们失去联系整整717天。这就是中国–这个崛起的大国、和谐社会背后的真实故事。

揭国保暴虐 《遭遇警察》纽约新书发表

9 Oct

10月8日,《遭遇警察》(和谐社会的真实故事)一书的联合主编华泽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召开新书介绍会。(摄影:陈天成/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天成纽约报导)由中国大陆知名学者徐友渔和旅美纪录片导演、作家华泽共同主编的《遭遇警察》(和谐社会的真实故事)一书6月上旬在香港出版,10月8日,该书联合主编华泽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召开了新书介绍会。介绍会由美国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主持,胡平、王军涛等知名民主人士和多位哥大学生出席。

该书记录了中共国保警察的暴虐、践踏法律和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公民受到的压制、侵凌,以及大陆中国在“和谐社会”外衣掩饰之内的撕裂和高压。

据了解,这本合集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中国大陆的“茉莉花集会”时期,当时有很多网友、维权人士、知识分子被警察拘禁、殴打、约谈。该书的联合主编徐友渔曾表示:“这些警察的无理、可笑、暴虐、荒谬,远远超出了人们的理解和想像,不为警察的种种恶行、受害者的种种遭遇和感受留下记录,于历史是一种缺陷。”因此徐友渔与华泽两人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筹备,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编辑组稿,最终成功出版该书。

华泽说:“出版这本书前曾遭到很多朋友的反对,因为它直接揭露的是警察的内部,他们担心我们的安危。但是徐友渔先生表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书出版,他曾说:‘如果我被带走,如果不能再和我联系,你也一定要把这本书完成出版,哪怕有一天你听到我亲口对你说要停下来,你也一定要继续出版。’”

全书收集了21位内地维权人士与国保打交道的故事,讲述他们遭遇过的国保、警察的行径。
华泽说:“这些政治警察有超越法律以上的权力,他们并不像东德、前苏联那时的政治警察有太多意识形态的东西,他们也没有信仰共产主义的理想,他们更多的是把维稳当成一个项目,一个异议人士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一笔钱。他们既不希望异议人士把事情搞大影响他们的前途,又不希望异议人士停止维权活动,因为停止维权活动也就意味着他们少了一笔维稳经费。”

正因为这样,国保警察们表现出了各种各样的行为。

“这些政治警察一方面用法西斯、黑头套的手法将异议人士绑架、失踪、实施酷刑,一方面在和异议人士打交道的过程中,明明是非法传唤,他们说是‘喝茶’,敏感时期把人软禁、带出北京,美其名曰‘出去旅游’。”华泽说:“他们还讲‘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个人的仇恨,我只是一个饭碗,不要为难我,将来民主了我也可以为你们工作。’这样的话。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也说‘你们是等不到民主的那一天的,因为到那一天的前夜,我们就会把你们这些人全都埋葬。’”

书中供稿作者之一、目前在哥大任访问学者的中国异议人士古川也来到介绍会现场,讲述了他在2011年“被失踪”63天期间被关3个黑监狱、遭国保警察“黑头套”、“剥夺睡眠”、“酷刑”、“性骚扰”和“非法提审”的经历。

(责任编辑:索妮雅)